JUST DO IT

小可爱

大力=0=大力
深入~贯彻←_←
狠抓狠抓( ̄∇ ̄)两手抓
(pa)👏(pa)👏(pa)👏(pa)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🙈🙈🙉🙉🙊🙊
想啥呢海里开会呢

走在不知名的桥上,刚好播到这首,天气很好,温柔的阳光,闲淡的春风,刚好能把发梢吹起。戴着耳机前奏响起,侧过头看到对面树上已经有嫩芽萌发了,还没来得及感叹春天的美妙,脚下一只小狗得得的跑过,翘着小尾巴越过我回头,回头一笑,虽然不太会分辨动物们的表情,但那的确是个笑脸。
文字来自QQ音乐评论「悟空大战如来」

小吴水仙向【逆光】
(《决胜》)横尾阔X沈在新(《潜伏在黎明之前》) 短篇一发完
第一次写文,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
作者极度OOC,节操没有逻辑喂狗,接受一切善意的批评指正,顶锅盖遁走。

1943年,永不枯竭的夜。
和沈在新一样,横尾阔的案头也摆着一张照片。
藤山按捺不住好奇,曾多次问过那是什么,横尾阔只是笑笑,并不作答。
照片里的人一身黑色学生制服,也是笑着,骄傲的眸子里敛着锐利的光芒,黑白的照片也无力掩盖那样的灿烂。
原来那个人也曾有过如此青涩单纯的样子啊。横尾阔苦笑着,抿下一口酒液。

横尾阔是爱酒的,尤其是1926年的拉菲,甘洌、令人惊艳。那是那个人的味道,使人明知危险,也忍不住沉醉,醉的却不是酒。
是心。
暗红色的液体在灯光下变得透亮,横尾阔望着那抹猩红,愣住了神。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......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......
苏轼的江城子,乃悼亡妻之作。若不是爱得痛彻心扉,又怎会写下这样的词句?
只是如今,倒是轮到他成了这断肠之人。

酒液顺着喉头苦涩地滑落,可那份情也只能化在酒中,一个人慢慢啜下,感受酒液与舌尖的短暂温存。
终究仍旧是留不住的。
男人的眉拧住了,几乎是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杯盏,抓起一支笔,在相框上一字一字刻下 “沈在新 1906-1943”。

笔尖断了。
枪响了。
end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后记:犹豫了好久,还是写了be,这可能是他们俩在那样的时代下被注定的结局。在国家民族面前,个人的情感也许无力,却永远不会苍白。爱,一直都是纯粹的。
ps:私设沈主任在少年时代曾赴日留学,并与横尾阔成为恋人。后被军统招募回国,不辞而别。 作者对酒一窍不通,关于拉菲什么的都是我编的。之所以是1926年,是因为那是他们相遇的年份。
以上,感谢阅读。

横尾阔将军真是太撩了😂妈妈谁来拯救一下我的三观

想写文了

突然冒了一个脑洞,想写小吴的水仙,横尾阔X沈在新,he/be不定,有人想看吗?

文链http://justdoit130.lofter.com/post/1ece7126_10ca90c9

be慎入